愛弥仮沢。

没有简介。

祝福你我的孩子

       我老是觉得我要走。走去哪里我不知道。外面好冷我连被窝都出不去。我要是走了我的快递怎么办。杰克丹尼还有半瓶,万宝路柑橘爆一根都还没抽到。

        我要是现在走了,我的蓝色条纹天鹅绒睡衣会比我先冻死在蓝色预警的风里。

        我爱死物胜过活物,更何况我还没有戴上眼镜去看你的眼睛。

        我不爱钱,我爱东西。坐在这些垃圾里就像是被同类包围一样安心。

        可是知道了这件事我还是伤心得盯着屏幕呆坐着。我即使听他的歌也不会哭出来。

        只是一个好孩子命不久矣。

        所有的好孩子都命不久矣。

        录像带里的,头戴耳机里的,不用DVD光驱就看不见的男孩。我数不清他剩下的时间。他不数,我也不。

        风钻进我的被窝蜷起来,我掀开被子看他他就不在那里了。他在哪。

        他在我耳边唱歌。

        “我的痛苦和孤独你全都不配知道。”

        “我要将‘我爱你’亲口告诉最美丽的你。”

         没有更多了。平成3年是我做不了的梦。这一觉我筋疲力竭。

         如果快递能寄到梦里去就好了。但是梦里已经什么都有了啊。

        一个小人说你在为不存在的东西伤心,另一个小人,另一个小人说我想吃蛋黄酱虾仁饭团。

        这就好了。

        愿你能去一个地方。一个你能变成梦想中自己的地方,一个不会有别人来说“你现在这样就已经很好了”的地方。

        送你我的祝愿。

        但是现在,我一定会说:你现在这样已经很好了。

        多年后我能想起的此时的卑微祷告,将是我以后的日子里无法割舍的纪念。

         这就是我。

         我要送你我的祝愿。






评论

© 愛弥仮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