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弥仮沢。

没有简介。

爱的剧本

 
        写故事要模糊细节,这样在它真实上演的时候你才有后路可走。


        偏差值是重要的武器。


        那我们要计划有什么用呢。就是因为你太闲了。紧张焦急又没事可做,在这种时刻就可以开始涂涂改改。


        我们需要一个圆满结局,一个简单平淡但现在还不到火候所以无法达成的结局。我们写出一个故事将它推演,留下漏洞,深埋伏笔,给自己开个后门,还要让它看起来就像没被揉皱过的金箔一样平整而闪闪发亮。那就是你要写下来的详细步骤。


        探险一开始,你就溜到一边去,撕裂虚空,去拿你的小道具。掉进去就会卡住出不来的口袋里有透明珠子的手镯,马克笔,附了小小魔法的手机,测谎机的鬼魂。


        这全都是你写出来的。是你让你自己变得这么惨的,一下笔就不受控制了,被虐得最惨的就是你。从15楼掉下来还没死不够惨吗?你光着脚就跑了回来,丢了外套,道具还一次都没来得及用。


        你在上台之前一遍又一遍地彩排过,从开始到结束,筋疲力竭。筋疲力竭可以帮助你不知不觉地进入正式演出,这个时候你就可以像还在彩排一样自然地犯错了。


        我用手指指着字好好读,这里面并没有留下我自己可以参一脚的地方。我在偷偷划掉过去的同时幻想能有未来,这样并不会搞砸什么也完全帮不到你。我的本质是。


        是自导自演。我就在透明小珠子里瞧你。


        带我到门的那一边去吧,我翻开新的一页,读着读着就睡着了。于是两段话那么长的空白都成了折磨。我能够看一遍就把它们裁下来做成模板,照着我应有的样子活着,惟妙惟肖。那么多模板,你吃掉了那么多。


        查尔斯说,落魄是新潮体面。落魄的人都有一颗体面的心,都照着自己的剧本活得好好的,然后被人评价“生前是个体面人”。“好好的”的意思就是你还有个目标。


        你要活成一个目标,而不是继续躲在水池子里织你的茶杯垫,造你的神话圣剑。出来,你就能窒息在这充满浓郁致癌物气味的空气中了。吸气就能要了你的命,你走到哪空气杀你到哪。你来这玩一会就走,绝不课金,绝不使用道具。


        其实全都是忽悠(小声),课了金也不会有东西邮到你家门口来。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你又不会坐在那里看一下午购物频道决定要不要打个电话花掉几笔活期存款。你连个家门口都没有。你按哪个键都很安全,虚拟人购买虚拟快乐,只有钱现实存在。钱很安全。


        最后你疯疯癫癫地回来了,嘴里念叨着“可怕”、“恐怖”、“恶心”、“不寒而栗”、“毛骨悚然”之类的词,扯自己的头发。
 

        要去随便逛逛就不要心血来潮地认真起来,反正无论如何都会有一个好结局的。你在随便哪面墙上画一扇门推开就进,然后会有一个比你还老的、半截身子入土的老头说:我是你的未来。他神经兮兮地要来杀你,手心里燃烧着罪责的业火,于是大往生前的安心笑容就浮现在你的脸庞。


        你永远是对的。只要你站在台子上,你就是对的,用醉态舒展舞蹈也行。哪有什么不可饶恕之罪呀。只有你。


        你的分镜没有画出不了解你的那个人露出的表情。但是后来我们都明白了。他是那个对你说“我很失望”的人。他是那个流着眼泪把你丢在狂怒的人群中决然离去的人。他不查明真相,他只看他所看到的,可是你救他,帮他,你爱他。


        你的功绩不需要证明,不需要认可。你的奉献是超出凡人理解的伟业,而鬼魂可以见证这一切。一定要做点什么的话,你就亲一下自己的额头吧。不需要神话、传奇,不需要虚构文学、谎言、真相的碎片,不需要故事、传说、预言,不需要英雄史诗,不需要恶人传记。只有你。


         饮下这一杯现实,谎言就是新潮诚实,疯癫就是新潮理智。理智总是在理智地运转中。老头的脸燃烧殆尽以后露出的是少年的你的样子。只有你。可能我是相信你的吧。


         你讲完了吗?









评论

© 愛弥仮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