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弥仮沢。

没有简介。

鬼行星




        我从床帐里向外看,炫目的光线使我短暂失去了视物的能力,白色的黑暗里我无法判断他是否发现我在看他。


        恶魔。按顺序来,银发是跳动的火焰。牙齿是闪闪发亮的刺。鹰隼的趾爪。血色的眼睛里有一位温柔活泼的姐妹的倒影。过去的善良男孩看到他的影像会如临大敌,害怕得去向坏蛋求助,穿过死人的领域去协助守卫仅存的城市的猎人将他打败。


        于是时间之父得到他的判决书,将他作为囚犯困在凝固流动的牢笼中,和平再临。


        用力过猛的话就会变成他这样的恶魔。反派用利爪将人的灵魂从他身上剥离,使他即使自娱自乐也会伤害他人。他贯彻已经写就的情节,在揣度后谨慎选择,不后悔,不回头,于是连地狱之门也无法将他阻挡。


        伟岸的身影是布艺单人沙发的背景,背景的背景是蓝色鬼魂。在吐出一口烟雾的时间里,他就能够建造一座全新的地狱。


        “什么。”


        这就是其中一座地狱。


        黑暗里浮现鱼缸装饰灯亮起的水流声,那是我复明的信号。于是我得以解除手脚上的束缚,光着脚而不发出声音地走进下一个场景里去。


        说它残酷,因为它的缔造者曾是他们的一员。他过于了解他们,像我熟悉按压右手掌时的微妙疼痛,那是卡在我皮肤下的一小段铅笔芯。于是他按压他们的手掌,给予他们仁慈的救赎,去报复他的同类,那个老的不能再老的坏家伙。


        他的善良的姐妹还会尖叫哭喊为他求情,恳求白色神鹰的苍火不再将他灼烧。


        “没什么。”我挑唆他的姐妹和她的家人,粉碎神赐予的奖章,偷换特赦令,为他准备单人间与颜色温暖的沙发,以此延续他的惩罚,使他得以与穿梭于城市的守护者再次相见。我知道他还牵挂着那个精干的女猎手,他看那个惊慌的小鬼头的方式向我传递他的思念的心绪。


        不可能了,这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肩负使命的少年心灵深处有远古守护者的低语响起,让他知晓这就是二重身的剧情必将结出的恶果,让他知晓这就是打造地狱的完美路径。而早些时候神的召唤要他打败他最大的敌人,命运之战则是必经步骤。毕竟所有程序都在正常运转着。


        敌对者给上一个故事笼罩些许恐怖色彩。血亲来击杀他,同类要排挤他,观察者的名单上他在榜首。如果这样都能有一个拯救世界的结局,那么这一切就绝对是史无前例的悲剧。


        我明白,恶魔当然不会去嫉妒一个悲剧,他自己,在未来,可以去造无数无数个。在未来,他可以再次开启命运之战。即使杀死已死之人不会使已被记载的故事减少,而只会尽量地增加。但是所有程序都在正常运转着。


       不管预兆所示是好是坏,预兆显现就是好事。 所触及之处都在发生改变,于是过去就不再过去。


        所有的结局都很孤单。电流声中只有我知道那个结局发生时的静默狂喜。而世人的赞誉,家人的理解,爱人的眷恋统统脱离计划的范畴。


        时间之父将以三副面孔施以加护,纯洁公平的交易中,发条匀速转回原位,咔哒咔哒,将它保守在我心灵深处,潜藏在透光的轻巧帷幕后,直到地狱湮灭的罡风将它吹离地面。


        我宁愿这样相信。在明日盛大的晚宴到来之前,我都宁愿相信这些只是以后才有的事情。









评论

© 愛弥仮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