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弥仮沢。

没有简介。

上天堂

       星期天有一个欢乐夜晚。星期天我被阿北咕。我被阿尼咕。我被阿花咕。我被用户85547496咕。

       星期一有一个悲伤夜晚!星期一我被阿花咕。我被阿尼咕。我被阿北咕。我被用户85547496咕。

        这是一个基因突变复读机。我说狗别怂!你说再叫!狗别怂!再叫!狗别怂!再叫!我就造出来一个永动机。

       史密斯二狗设计了一个老奶奶烤派的小游戏,使用了我的永动机。结果老奶奶不烤派,全靠铁拳老哥把派打进烤箱里。

       滴滴滴滴滴!开门时再滴一声。

       很烫!阿尼还把药丸藏了起来。我在派里戳戳戳戳找不到。我要烫死了我。阿尼喝了一锅大酒,说:“咕咕咕。”

       我说:“再叫!”

       老马说:“一行代码的事。安装插件,不用就卸。”

       我说:“                              。”

       我说了我超想说的一句话!可是我也不知道我说了啥。我就烫死了。老马就走了。

       我去敲门。

       Paradise:“ Access denied.”

       我:“Rest in pieces you mother flutter.”

       Paradise:“你他妈屁话真多。”

       我:“SHUT THE FUCK UP SB.”

       Paradise:“你不是说                              吗?”

       我服了。我就知道能上天堂的只有杰克the矢车菊那样的好白领。他是一个为人多么谦逊多么有礼貌的人啊,他舍不得伤害别人,每天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是揍他自己。

       可是我真的很气。我气死了所以我就又活了。我决定加入邪教,投入Devil的怀抱。用户85547496给我写推荐信,于是我加入了PRG(RPG?RPD?DPG?PDJ?)教。他说教主名叫西地。我说好。

       我说:“西伯利亚正方形!西地菊苣快显灵!”

       西地就显灵了,他成功在Pinterest上发表图片一张,内容是荒芜但生机盎然的和式庭院,并且附上文字:すごい。

       我回复:“はぉりはぃ!!!”

        于是西地来到我身边!原来他是一个自带少女滤镜的爱给美少女游戏写op的roki roki boy。滤镜使他的胡茬粉嫩得像一个红发女郎的■■(查尔斯原话!不是我说的!我还要脸!)。

       西地说:“我教你一夜花完億仟万。”

       我说:“好呀好呀,你说什么?”

       这时我的想象朋友一一出现。我的想象朋友只有一个,他叫一一。不是破折号,是万万(是英文翻译不是发音)。一一说:“从前有一个小孩……”

       西地说:“第一步你买一盒擦炮……”

       我:“弯你p+sa。”

       一一:“……他每天都要偷偷干吃一勺奶茶粉……”

       西地:“……第二步你把手伸进射频智能什么什么控电器……反正就是那个机器的卡槽里……”

       我:“可是我手很胖。”

       一一:“……有一天才是那个月的22号,他就把一盒奶茶粉吃见底了……”

       西地:“……哦。第三步,大往生,達成!”

        一一:“……然后他就饿得咕咕咕咕叫。”

        我:“等一下?金发女郎把她的唇膏全吃了?那她的手上和嘴上为什么全是黑的?她的唇膏不全是芭比粉吗?”

        查尔斯:“……搞死黑是新潮芭比粉。”

        我:“好的。”

        西地讲解完毕,然后以死亡手速拤起贝斯,然后消失在休息室爆炸产生的烟雾中。

        一一吓得四脚起跳,一脚踹飞空中的瓷砖。

        我说:“嗚呼!”

        Paradise:“你今天话是真的多。”

        我:“那天堂我能上你了吗并附赠打火机一个。”





评论

© 愛弥仮沢。 | Powered by LOFTER